小不

...... 偶尔拍个照,搪塞下小爱好......
qq:1035641433
微信:

© 小不
Powered by LOFTER

......
有友对我说:你还玩什么lofter,十天半月的一年也难几回见......
想想也是,手上太没东西了……
新雕的一个小东西,花了整整4天,也真真是坐的住......
小时候的夏天,夜晚总有一些甲虫什么的嗡呜呜的循着灯光飞进屋来,跌跌撞撞满屋乱飞,一会撞灯管上,一会儿撞墙上,要是撞猛了,吱啦一声掉地上,兴起,总是会忍不住去拾捡起来玩。
通常会掰了它的勾瓜,用缝线系上,牵着它飞。或者干脆就很有研究的样子,用大头针扎了,做标本。对它亮闪闪的甲片,总是很痴迷......

天气肆意的暖,只这两天太阳却有些收敛了。
想着,或许就要快下雨了。。。
那,总是要给人一点诗境,遐思,惆怅,给人些许烦恼,幽怨,愁绪的春雨,也许,就快来了吧。。。
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!世上所有的情欲春心都将在这个季节涌动,萌发,恣意,绽放。
雨打芭蕉,雨浥轻尘,青青柳色,山雨空蒙。。。不知惊艳了多少文人骚客的闲情逸致。
“春雨也贵如油”。
所以,人们会文思泉涌,挥毫提笔,总是醉心其中。不吝用最好最抒情的文字去书写它名传千古的佳句妙韵。
如此,是夜,我似乎也为此惆怅,要盼着那么一场两场随风潜入夜的雨来,也许三场四场,或许更 “此恨绵绵无绝期” 的多场...
只是,我却并不喜欢雨。更不是...

... 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 ...

... 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 ...

... 窗 ...

... 屋脊 ...

... 笔意 ...

彩墨

... 生命绿 ...

... 落花无意 ...

... 胭脂几点 ...

...村路 ...

生活的姿彩,有你陷入一束情玫,我陷入一片花田...

... 于生活的热忱,菜花的㶷烂完全不输玫瑰 ...

... 人生一世 草生一秋……一岁一枯荣..

... 春日渐近 ...

... 冬日的暖阳 ...

... 一些细碎的有关奶奶的符号 ...

睡前翻书,其中有本巜童年的消逝》,一个美国鬼子煞费笔墨地在阐述他的一个所谓"触目惊心且颇具独创"的论题。
由此引发了自己对于孩童时期的追忆,点滴纵行,总是有奶奶的身影,又由此转为对奶奶的各种念想……
... 尽管,每个人的奶奶是不一样。但,思忆起自己的奶奶,想必每个人该都是心理攸同的吧 ...
又想起上次带外地的友人去围屋游览,天气不好,并没有人,只我们几个闲趟,远远的深进一扇小窗,透出一位老太轻浅的咳嗽和喘息,偶尔喃喃地几句低语,并不听的清说什么,许是她牵挂的念叼罢......
尽管经过这扇小窗,可却看不见她。
光线幽暗阴晦,兴许她是坐在椅子上,...

... 下西门的小巷

... 溪流

... 溪流

... 溪流 ...

... 曾经的餐桌 ...

...... 废和兴 ......
下西门

... 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 ...
... 所谓遇贵人,莫不以能遇师者为幸 ! ...
... 师其博学,才情,恬淡,行止人格 …
遇一贤,则贤贤进 ...
...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...



... 白沙坝,老二中的操场现在巳经变成了环城的马路,在通🚘以前,成了大家健身行食的好去处……
框下此景,无意间又看到另一样风景!
我发现无意中又一次框下朋友的父母作为点景。
见他们相携相伴,且行且笑,甚是怡人……
印象中,老头总是乐观开朗,于人为乐,笑起来露一枚闪光的金牙(依稀记得)越发衬的爽朗,总是一双绿色解放鞋随脚,即使儿子当官䢖衙,依旧朴实如旧,是我不多的对朋友父母印象较深的一位 ...

远眺石路桥的杂念

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无数多次的云。。。”,总模糊记得多情的这样一句话。
这却是我行过次数最多的一座桥。且这句话并不只是多情。
”石路桥”
几乎,现在它仍是桃江一方人进城的唯一连接,通道。
桃江一方人,走出去的,无论走的多远,应该都是从这座桥走出去的吧。。。。。。
最熟悉的东西,往往也非常陌生,甚至漠视。。。。。。
当远在他乡时,行过别处的桥时。想起石路桥,我却总要费力的回想它到底有多长,多宽,有几个桥墩,和几个桥孔。。。。。。
我只仅仅清晰地记得它两边有高出桥面的步道,并且每个栏杆头上面四周都是河沙浆灰塑的很漂亮的五角星,栏杆上饰有精致的线条。典型的革命时代特征,却有...

回老家,像回荒野的鸟,常喜欢独自往山里跑
喜欢最乡村里那些还没有被“装潢”过的房舍和人
顺着路一直开,直到没有路的地方
害怕待在人群的喧杂里
转过一些没有人住的屋舍后却又希望能遇见个什么人
老人,小孩,男人或女人,什么人都好
哪怕,或者一条狗,一只鸡又或一只鸭子之类
可山村的人却又都跑去闹腾腾的人群里了
一并,连鸡鸭都带去了
留剩
蛛织的空屋,败落的院墙,散架的鸡舍和霉臭的猪圈。。。。。。
终于也会遇上一位,两位老人,多是白发老妪
坐在厅门前的矮椅上发呆,全不在乎这个世界的热闹
也不在意闯过的陌生人
她们只深陷入自己的回忆
日薄西山,再听不见呼儿喊归
再不见炊烟袅袅
昔日庭院
只有荒草和着虫...

... 罗马假日 ...

... 微风 ...

翡翠 ......

1 / 6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