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不

...... 偶尔拍个照,搪塞下小爱好......
qq:1035641433
微信:

© 小不
Powered by LOFTER

碧桃掩日影

玩了几个俏色荸荠,取名"万事备齐"

每口老井都有一个井鲤化龙的故事

关西围的柿树

清莲

        张师褒奖,说:“你的作品,好不是在逼真,而是在富有机趣,真实自然而且贵在朴素,没有新作的火气匠气,好像是本来就一直放在那里的东西。不惊艳但是经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因要做板栗,在网上淘了一小段木头。结果觉得用它做个荸荠会更出彩。便试了试。也是第一次做,尝试一下吧。难不在写实写真,而在于据料随形的巧作。使得色,形,质,味浑然一体,生动自然。
        ...

旧院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 我是极迟钝木纳之人,所以才总迟知迟觉吧。可能就像我老家桃江岸边这棵半老的树。浸在漫长的雨天,木在路旁,不经意瞥见,依旧还是冬天的灰色,浑不知春光什么时候开始。已然是太阳出来的第-------好些天了吧,才惊觉周边那,猛的一绿!
        南风熏人,连太阳也都柔软,雨水淫浸过后的湿气,迷漫的满世界明媚照眼恍如幻境,几乎,要以为那簇新的绿,都不是真实的。
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蛾子死掉掉在了桌上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兴趣,找了段小崖柏即兴雕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   …… 雕些板栗过节!反正板栗是树上结的。

常遇彩虹

是时,秋也。
        欧阳修说“秋天”在音乐的五声中属商声,商也就是“伤”的意思,万物衰老了,都会悲伤。我的凄凄,并不在关心是否是衰老的事情。只因了季节的转换总是来的有点猝不及防。每晚,梦境依然在捧拢夏日的葱翠,早上醒来翻看到得已然是每日递更着的秋的日期。觉此日闲过,倍感时间萧杀而至。
        命犯驿马,劳碌而不得秋实,方嗟“逝者如斯夫矣”之惶惶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玩...

        是时,秋也。
        欧阳修说“秋天”在音乐的五声中属商声,商也就是“伤”的意思,万物衰老了,都会悲伤。我的凄凄,并不在关心是否是衰老的事情。只因了季节的转换总是来的有点猝不及防。每晚,梦境依然在捧拢夏日的葱翠,早上醒来翻看到得已然是每日递更着的秋的日期。觉此日闲过,倍感时间萧杀而至。
        命犯驿马,劳碌而不得秋实,方嗟“逝者如斯夫矣”之惶惶。。。。。。
 ...

       桃江桥岸边一侧,道上,尚未铺好水泥。清晨,行迹寥寥。
       城沿的桃江两岸,砍掉了大树,篁竹,填平了草滩,筑起了堤岸,铺了蜿蜒的水泥马路,变得坦途好走。夏日傍晚,江边有风微凉,成了人群行食闲话的去处。
        遇上一堆爷孙俩散步,小孩吵着要爷爷走修好了水泥路的对岸,说那边人多,有趣。
        河的两岸,以前...

1234567不全是数字;青黄橙绿红蓝紫,不全是颜色,是音符……

天气不错

一枝蔓蔓

斜阳

说点什么

道是无晴却有晴……

天气不错……

醉了黄昏……

时光毋需言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 无意瞥见路旁荆棘里挂着个微小的蜗壳,脑子里冒出来毫无相关"功名蜗角"之类的词。盛夏浓郁的绿膏里因了阳光缀上这一丁点通透的暖黄色,清新明媚,很美好的样子。确实觉得有点点儿好看。只是,这点光,于景致的美,放之蜗牛,却可能是性命的劫。
         天晴下雨,刮风落雪……源本自然而然并无偏倚,只是附着了命体,谁人的风花雪月正好却是谁人的雪上加霜……天气的好坏只在于各自切身的感受罢!

蝉只有被捕的份哈……

小刀客

1 / 16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