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不

...... 偶尔拍个照,搪塞下小爱好......
qq:1035641433
微信:

© 小不
Powered by LOFTER

......
有友对我说:你还玩什么lofter,十天半月的一年也难几回见......
想想也是,手上太没东西了……
新雕的一个小东西,花了整整4天,也真真是坐的住......
小时候的夏天,夜晚总有一些甲虫什么的嗡呜呜的循着灯光飞进屋来,跌跌撞撞满屋乱飞,一会撞灯管上,一会儿撞墙上,要是撞猛了,吱啦一声掉地上,兴起,总是会忍不住去拾捡起来玩。
通常会掰了它的勾瓜,用缝线系上,牵着它飞。或者干脆就很有研究的样子,用大头针扎了,做标本。对它亮闪闪的甲片,总是很痴迷......

... 第二次尝试雕魏Sir画意,学习摸索。恳望师友前辈们能不吝教我。[咖啡][抱拳]碎料,有点小,略比名片宽1厘米上下,粗略抛了下光。也以备随时新悟随时修整吧!

... 第一次玩寿山。对着几块料看了一下午……
最后随手捡了块边角料试刀,也没多想,信手乱雕一气,竟一口气雕完了。完了咋办?毕竟事实它已成了第一个完成的寿山东西。找了块红木给它做底座,尚未动手已嫌费事。正好有块石头大小合适,结果也费了半天打磨功夫,罢,且当个镇纸吧……

... 以魏sir画意做了个小砚台,写写小楷,随身携带还是很轻便。第一次做,像新小媳妇儿纳鞋,怯生生……但请魏sir莫怪我糟塌了他的画境[微笑]

一块蕃薯卵一样的石头,中间圆两头尖。起初想雕个田螺吃螃蟹,雕着雕着遇到石裂,只好把螃蟹改成了另一只田螺。打算做摆件的做成镇纸笔靠了...

... 在草地上被一块石头磕了一下,顺手一捡想把它扔远一点。好奇它那么多窟窿眼,不自觉地竞把它带了回来。后来跟大家开玩笑说它磕了我一下,我该怎么修理它,不想众囗一词都觉得它像各种饼......
我简单粗暴给了它几脚。美帝既然说这可是搞出了人类一大步......
好吧,它是月饼!

天气肆意的暖,只这两天太阳却有些收敛了。
想着,或许就要快下雨了。。。
那,总是要给人一点诗境,遐思,惆怅,给人些许烦恼,幽怨,愁绪的春雨,也许,就快来了吧。。。
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!世上所有的情欲春心都将在这个季节涌动,萌发,恣意,绽放。
雨打芭蕉,雨浥轻尘,青青柳色,山雨空蒙。。。不知惊艳了多少文人骚客的闲情逸致。
“春雨也贵如油”。
所以,人们会文思泉涌,挥毫提笔,总是醉心其中。不吝用最好最抒情的文字去书写它名传千古的佳句妙韵。
如此,是夜,我似乎也为此惆怅,要盼着那么一场两场随风潜入夜的雨来,也许三场四场,或许更 “此恨绵绵无绝期” 的多场...
只是,我却并不喜欢雨。更不是...

... 长袖善舞 ...

... 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 ...

... 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 ...

... 窗 ...

... 屋脊 ...

... 笔意 ...

彩墨

... 生命绿 ...

... 落花无意 ...

... 胭脂几点 ...

...村路 ...

生活的姿彩,有你陷入一束情玫,我陷入一片花田...

... 于生活的热忱,菜花的㶷烂完全不输玫瑰 ...

... 人生一世 草生一秋……一岁一枯荣..

... 春野 ...

... 春日渐近 ...

... 冬日的暖阳 ...

这个,暂且称它为--“雨后的世界”吧。
     雨后,湿润清爽,风早已喷好泥土和青草的香水味道在林间轻拂漫舞,领着林子里的世界又开始热闹了起来。钉牛(烟管螺)悠悠哉悠悠哉的挪着它的小碎步,世界这么大,它要慢慢看。而精灵一样的小伞菌可不,都有点迫不及待,争相顽皮地一起拱了出来。以至让觅食的蚂蚁找不着来路,急的团团乱转,搅的一旁悠闲的钉牛不胜其烦,干脆闭上盖子闷声生气。枯叶堆下,一只土狗(蝼蛄)拔开泥土,正要叹空气的清新美好,可当头遇着气势汹汹威风凛凛正四处猎杀的大蜈蚣迎面开来,吓得进退两难,抖着胡须一动也不敢动 。。。。。。
 
   倾...

在中国江西的南大门,赣州龙南下西门城门口附近祠堂正对的巷道,陈列着我国著名的也许中年也许老年雕塑艺术家佚名的作品--“”中国的巨轮抑或永久飞鸽
作品以形体叠加的破自行车造型展现在面前,雕刻技艺圆满,完美高超,气势先声夺人。看的出艺术家在雕塑的过程中注入了巨大的热情,用工细形似细腻的超写实主义手法,利用旧自行车的材质很好塑造了逼真的旧自行车形象和质感,并采用了对比的手法塑造突出形象,直立与横放,动与静,形体的仰与俯,正与侧转,构成了一个三度空间。使之情感辐射,达到了高度的气韵生动。又通过任由其落满灰尘,与材质的破旧和斑斓锈迹渲染呼映,拉开了时间的维度,让整个作品充满时间感,年代感。使得在欣赏作...

... 一些细碎的有关奶奶的符号 ...

睡前翻书,其中有本巜童年的消逝》,一个美国鬼子煞费笔墨地在阐述他的一个所谓"触目惊心且颇具独创"的论题。
由此引发了自己对于孩童时期的追忆,点滴纵行,总是有奶奶的身影,又由此转为对奶奶的各种念想……
... 尽管,每个人的奶奶是不一样。但,思忆起自己的奶奶,想必每个人该都是心理攸同的吧 ...
又想起上次带外地的友人去围屋游览,天气不好,并没有人,只我们几个闲趟,远远的深进一扇小窗,透出一位老太轻浅的咳嗽和喘息,偶尔喃喃地几句低语,并不听的清说什么,许是她牵挂的念叼罢......
尽管经过这扇小窗,可却看不见她。
光线幽暗阴晦,兴许她是坐在椅子上,...

... 下西门的小巷

... 溪流

... 溪流

1 / 14
TOP